Sunday, 17 February 2013

寄不出的信

其实也没什么
只是一直以为时间会冲淡的
却被我的沉默你的以为
加剧严重


你我越是逃避
现实越是赤裸裸的把我们灼伤

要怎么避
能怎么避

不是病了
不是傻了
更不是疯了


亲爱的
你的爱很重
在我肩膀上 
在我胸口上

无所不在

我常常无法喘气
偶尔感觉窒息


只是 无法强求的
勉强也没有效
不愿我们的快乐是对比的


你的每一字一句一个动作和眼神
我都会放在心上
你诉说的快乐 你却无法成全

那些自由 我向往
只是压在底下 我更需要你的祝福
不想伤害任何人
我知道你在看
我希望你明白


对不起
我是爱你的